首页 期货 现货 外汇 期权 股票 保险 p2p 贷款 虚拟货 区块链 资讯

网贷债权收购真假之辩:多地法院驳回翼龙贷讨债诉讼

来源:互联网 作者:鑫鑫财经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8-13
摘要:刘东当年在翼龙贷签的借条 刘东当年在翼龙贷签的借条 岳阳中院指出,翼龙贷在平台系统自动受让了贷出人对刘东等人的债权,但该《网络借款电子借条》上仅有借款人的签名,并无贷出人的签名。没有证据证明贷出人作为原债权人,通知了债务人(借款人),翼龙

网贷债权收购真假之辩:多地法院驳回翼龙贷讨债诉讼

刘东当年在翼龙贷签的借条

网贷债权收购真假之辩:多地法院驳回翼龙贷讨债诉讼

刘东当年在翼龙贷签的借条

  岳阳中院指出,翼龙贷在平台系统自动受让了贷出人对刘东等人的债权,但该《网络借款电子借条》上仅有借款人的签名,并无贷出人的签名。没有证据证明贷出人作为原债权人,通知了债务人(借款人),翼龙贷及翼湘公司拥有案涉债权的合法性,无证据能证明。

  “约定”收购不等于“实际收购”

  澎湃新闻注意到,岳阳中院驳回翼龙贷债权纠纷系列案的审判长,由该院院长担任。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例,截止到7月31日,全国12省市的34家法院,对翼龙贷关联公司起诉借款人还款的130余起案件(包括二审程序)进行驳回。这些判例中,翼龙贷被驳回的债权总额达15538802.70元。这些驳回包括:驳回翼龙贷方的诉讼请求和直接驳回翼龙贷的起诉。

  澎湃新闻统计的32起驳回判决和103起驳回裁定的理由,和汨罗法院或岳阳法院相似,即:指出关于债权转让的“约定”,并不等于债权转让“实际发生”。

  “《借条》只对贷出人、借款人、平台三方对债权转让的方式作出了约定,原告未提供原始债权人将债权转让给翼龙贷后通知了债务人的证明,或其它证实债权已经实际收购的证据。翼龙贷债权合法性存疑,再将债权转让给其关联公司的理据不足。”多家法院如是表述。

网贷债权收购真假之辩:多地法院驳回翼龙贷讨债诉讼

  陕西咸阳、濮阳,河南平顶山,福建泉州,内蒙古通辽,河北邯郸等地法院甚至直截了当地认为,根据证据,可以认定未发生债权转让的法律事实,原告不具有债权人资格,无权起诉,遂驳回起诉。

  不过,在翼龙贷债权纠纷的判例中,也有法院支持了翼龙贷及其关联公司、第三人的讨债起诉。同时,有部分判例一审支持,二审驳回;一审驳回,二审支持。

  8月2日,翼龙贷平台运营方翼龙网向澎湃新闻发来书面回应。该回应罗列了11起借款起诉在11省市法院获得支持的判例,并称,“债权转让模式在全国多地法院获得认可,但在实践中,亦有个别案件未获得支持”。

  该公司解释,债权转让模式是网贷行业针对逾期借款行为普遍采取的贷后管理模式。当借款人发生逾期时,根据借款协议约定,通过债权转让的模式起诉,主张借款人还款。出现法院不支持的情况,原因主要,“1.不同主审法官对互联网P2P业务模式了解程度不同,有些案件审理会按传统的民间借贷模式来考量新型的P2P业务模式,造成理解差异。2.个别审理人员对于法律的理解,尤其对是债权转让通知的理解,与司法实践中的普遍认知存在差异。”

  澎湃新闻梳理翼龙贷债权转让纠纷的判例发现,驳回翼龙贷债权的判例有一个趋势: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逐渐增多。

  如自2018年11月23日至2019年7月10日,山西省共有7家法院驳回翼龙贷关联公司及个人的69份债权起诉,被驳回的债权总额达709万余元;2019年6月一个月之内,山西省闻喜县人民法院驳回了47起翼龙贷债权诉讼,驳回的总额达412万余元。

  保护真正的债权人

  湖南汨罗法院参与办理翼龙贷债权纠纷系列案的审判长杨薇告诉澎湃新闻,自2018年8月开始,根据最高法的通知及上级法院的精神,基层法院对于民间借贷案件的证据审查,相对以前更加严格。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8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称,近年来,社会上不断出现披着民间借贷外衣,通过“虚增债务”“伪造证据”“恶意制造违约”“收取高额费用”等方式非法侵占财务的“套路贷”诈骗等新型犯罪,为充分发挥民商事审判工作的评价、教育、指引功能,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防范化解各类风险,并从4个方面提出了要求:一、加大对借贷事实和证据的审查力度,“要适当加大调查取证力度,查明事实真相”;二、严格区分民间借贷行为与诈骗等犯罪行为;三、依法严守法定利率红线;四、建立民间借贷纠纷防范和解决机制。

  7月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消息称,近年来,个别单位和个人出于种种目的,故意捏造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虚假民事诉讼,意图骗取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书,将其非法利益合法化。今年5月、6月,湖南省高院先后出台《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意见》、《关于在民事诉讼中防范和制裁虚假诉讼的通知》,旨在指引、帮助民商事法官提示法律规定、拓宽信息来源,面对复杂情况作出迅速而准确的裁判。

  杨薇介绍,在审理翼龙贷这批案件时,她发现,大多数被告没有说没借钱,但跟谁借的、应该还给谁,他们并不清楚。而对于法院,需要查明谁是真正的债主。

  “涉案债权是经过了几次转让,在审查证据时,翼龙贷与原告翼湘公司之间的债权转让存在一个疑点:债权受让方拥有受让债权的权利,却无需付出对价。权利义务一般都需要对等,虽然可以意思自治,自由约定。但从这个疑点,我们注意到一些风险。”杨薇说。

  “法院的这种考虑,有其合理性。”对P2P行业颇有研究的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亚告诉澎湃新闻,一方面,平台将债权无偿转让给关联方,可能是为规避当地的司法政策,从诉讼策略角度做出的选择;另一方面,债权几次转让之后,容易模糊掉原始债权的实际情况。“平台称其收购了投资人(原始债权人)的债权,即所谓刚性兑付,但是否确实垫付了投资人的资金?投资人是否真的已经获得了回报、不存在债权了?如果没有这些凭证,又如何确定平台已经取得了投资人的债权?”

  李亚介绍,实际操作中,很多平台的自有资金难以做到真正的刚兑或垫付。“债权受让方要去实现债权,需要花很大的代价,如请律师、打官司、催收等等。所以,很多情况平台采取‘借新换旧’的方式,让下家的钱,去还上家的帐。”

  “虽然这批案件驳回了原告起诉,但债权人的利益我们也考虑了。”杨薇说,“我们认为,在该案中如果确实存在合法债权,那个真正的债权人最终是可以站出来用法律讨回自己的债权。”

责任编辑:鑫鑫财经
  • 资讯
  • 相关
  • 热点

最火资讯

首页 | 期货 | 证券 | 基金 | 信托 | 热点 | 资讯 | 区块链 | 虚拟货 | 贷款 | p2p | 保险 | 股票 | 期权 | 外汇
站长联系QQ:603300678